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 金融前沿讲堂 | 张骏:香港中型银行的挑战与未来

  • 日期:04-02
  • 点击:(1838)


[工商管理硕士中国网络新闻]面对优质银行和虚拟银行的竞争,在流动性比率和资本充足率的约束下,香港的中型银行如何实现进一步发展?未来我们应该关注什么样的发展战略?在这个金融前沿演讲厅,中国建设银行(亚洲)副董事长兼行长张军先生首先从中美主要银行之间以及传统银行、科技银行和虚拟银行之间的估值比较入手,对杜邦公式的三个要素进行了深入解读。根据他多年的工作经验和实践经验,他阐述了中型银行面临的挑战和发展之路。

9月6日晚,应巴曙松教授邀请,中国建设银行(亚洲)副董事长、行长张军先生莅临“北京大学汇丰银行商学院金融前沿讲堂”,为您做了主题为《香港中型银行的挑战与未来》的精彩讲座。

北京大学汇丰金融学院秘书长、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公共关系与媒体办公室主任李奔先生致辞并介绍了尊贵的演讲嘉宾张军先生,张军先生于1988年加入中国建设银行,拥有30年的银行工作经验。在2018年3月就任现职之前,张军先生自2013年起一直担任中国建设银行纽约分行总经理。张军先生在中国建设银行山东省分行国际业务部工作多年,曾任中国建设银行新加坡分行和法兰克福分行副总经理,胡志明市分行筹备组组长。他于2008年9月至2013年4月担任中国建设银行香港分行副总经理。张军先生是资深经济学家。他于1988年获得山东大学运筹学学士学位,并于1999年获得英国赫尔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还拥有终审法院的资格。张军先生亦曾担任美国华人总商会副主席及财务委员会主席。他也是建设银行大学香港学院的院长。

讲座开始时,李奔先生致词并介绍了张军先生。张军先生首先从资本市场定价模型和贴现定价模型入手,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四大银行的股价/账面资产价值(PB)和股价/每股净利润(PE)明显低于美国四大银行?除招商银行、平安银行等PB指数超过1外,大多数中资银行的PB都在1以下,几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PB只有0.5左右。而卫中银行等虚拟银行的价值超过1500亿,PB超过10倍,PE约50倍,另一家网络商户银行的PE也超过30倍。

张军先生现场扣款公式

张军先生指出,收入结构合理、发展迅速、可持续性好的公司一般容易获得较高的估值,而银行业务相对稳定,市盈率和市净率较低是常见的情况。美国银行的市盈率和市净率也处于较低水平,但当技术实力较强的美国银行(如第一资本)大规模发展时,其市盈率和市净率并不高于美国四大银行(如JPM)。这需要从净资产收益率的角度对内部业务质量进行拆分分析,以进一步探究原因。

张军先生用杜邦公式分析了银行的收入结构

资产配置约束

从杜邦公式的拆分来看,净资产收益率有三个主要来源:净利率、资产周转率和财务杠杆率。拥有专利门槛的高科技公司,如微软和辉瑞,通常都享受着高的净利率。美国大型零售公司好市多资产周转率高,整体资产运营能力优秀。然而,杠杆率过高并不是一个优势,特别是对于有资本充足率要求的银行来说,杠杆率工具的使用更加有限,更多的是从债务方面努力降低债务成本,扩大短期贷款和长期贷款的利润率,然后提高净利率。以花旗(香港)为例,作为一家拥有20家网点的中型银行,面向相对高端和中端客户,其1500亿零售总额中有1200亿

由于银行最大的风险来源是信用风险,严格的审计程序和自身的流动性要求至关重要。活期存款(尤其是零售活期存款)不仅具有成本优势,还能帮助银行满足流动性比率要求。以流动性覆盖率为例。该指标旨在确保银行拥有可轻松转换为现金的高等级流动资产,并能在流动性严重紧缩的情况下,在30天内满足流动性需求。稳定的净资本比率涵盖一年以上的时间。目的是促进银行资产和活动获得更好的中长期资本,同时解决流动性条件不匹配的问题,鼓励银行使用长期资本。为了提高流动性比率和降低债务成本,银行需要积极争取零售存款,使存款期限和金额多样化,并使中长期资金来源多样化。只有当客户的业务场景深入人心,并且涉及到客户的交易行为时,才能锁定客户的活期存款。

张军先生在他的演讲中

中国的银行也有很大的空间在私人业务上赶上国际先进的同行。私人银行和财富管理业务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品牌意识、产品丰富度和全球支持能力。就品牌意识而言,私人银行和财富管理是以瑞士银行为代表的欧美外资银行的传统优势业务。中国民营银行由于起步较晚,难以与欧美外资银行竞争,目前它们主要通过跨境服务赢得了部分市场份额。在产品丰富度方面,外资相对较多的民营银行可以利用总部平台和技术优势生产丰富的产品,涵盖财富管理、财富继承、慈善和家族理财等全方位服务,而中资产品主要集中在港资交易和配售、私募股权基金、债券销售、保险和特色投资服务。就全球支持能力而言,外国私人银行在世界所有地区都有分行。中国主要的私人银行集中在中国大陆和香港。其他地区需要与第三方机构合作。

中资银行也面临着传统大银行对公众业务的压力。与主要国际银行相比,中资银行在为跨国公司服务方面存在很大差距。与大型银行相比,中型银行在公共基础产品数量、服务范围、服务水平和客户体验方面也存在明显不足。此外,中型银行一般没有足够深度的资本市场产品和交易业务,系统支持和额度管理有待完善,在金融市场销售的产品种类较少,难以获得丰厚回报。与此同时,中型银行还存在一些缺陷,如新技术应用落后、自主开发和创新能力不足、产品开发流程缺乏敏捷性等。需要加强在线渠道和数据分析应用。

中型银行也面临着虚拟银行的挑战。以伟众银行为例,2018年年报显示其“主营业务收入/所有者权益”超过80%,是传统银行指标的三倍。这是通过以极低的客户获取和维护成本进行密集操作来实现的。虚拟银行可以基于社交软件和购物软件获取长尾客户,并基于这些数据和交易信息构建新的风险识别和定量模型,以判断客户的偿付能力。传统银行业务无法覆盖这些客户。就像过去由于采矿和提炼成本而无法发掘其经济价值的低品位铁矿石一样,随着技术的发展,长尾客户已经向银行展示了巨大的商业价值。虚拟银行可以针对客户的痛点,快速获取客户,通过市场细分和客户及产品定制,在有利场景中实现高渗透率和极致体验,通过构建日常生态系统,进一步提升客户对银行的价值。

虚拟银行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拥有高比例的研发人员,并且能够以敏捷的团队模式开发产品。就网络布局而言,虚拟银行可以在没有物理网络的情况下运行

虚拟银行还通过优化网上银行和移动银行来改善客户体验。在香港,人们更频繁地使用章鱼。就八达通、银行卡快速支付和电子钱包支付体验而言,八达通卡可以在三秒钟内完成,而快速支付则超过八秒。尽管银行通过与八达通合作提高了支付速度,但它们也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其结果是,虚拟银行可以在八个牌照的基础上脱颖而出,形成对传统银行业务的全面竞争。

演讲地点

面对双方的压力,中资银行在香港应该如何发展?张军先生认为,通过“无限联系”建设开放式银行,构建丰富的生态系统,是中型银行发展的必然趋势。作为一个服务行业,银行客户总是关心高质量和低价格的产品。只有当银行打破它们面临的限制,它们才能更广泛地分配资源,并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就具体发展途径而言,分部门的全面发展或深度培育是可行的。尤其是对外资银行而言,更少的限制让它们更容易深入利润最丰厚的地区和领域,并在私人金融管理和财富管理等特色业务上实现完美。在工作模式方面,中型银行大多全面引入敏捷工作模式和系统结构,定位为技术应用能力强的银行,寻求进一步发展。

听众踊跃提问

在提问环节,张军先生耐心地回答了听众关于地理因素对香港银行影响的严重性和持久性,资本市场开放背景下外资银行对中资银行的影响,LPR机制对银行利润率的影响,以及个人职业发展计划等问题。随后,李奔先生向张军先生赠送了纪念品,感谢他精彩的演讲。

李奔老师送纪念品给张军先生

张军及员工照片

写作:张

照片:曹明明

9;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预测北大汇丰银行EMB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