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6家山岳景区中报:降价令下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2019-09-19 投稿人 : www.whkykj.com.cn 围观 : 585 次

我想分享昨天的每周时间

[摘要]目前,六大“大山”虽各有喜怒哀乐,但规模较大、实力较强的景区降价在所难免,这意味着景区转型步伐应进一步加快。

文/时代财经郑方圆

随着张家界(.SZ)半年报的发布,A股上市的六大名山景区近日交出了2019年上半年的成绩单。

今年上半年,A股六座“大山”的表现可谓“几家人幸福”。

《泰晤士报》金融统计发现,峨眉山A、九华旅游、长白山上市公司实现了收入和净利润的双重增长(长白山长期亏损);而张家界、丽江旅游则由于机票调剂的持续影响实现了净利润。双双下跌;黄山旅游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怪圈。

另一个衡量一个景点的重要指标是游客数量。今年上半年,六大山景区的知名度有所提高。其中,丽江旅游增长速度最为明显。三条索道接待游客总量同比增长21.92%,但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峨眉山面临着游客。到位数量的瓶颈。

2018年以来国有景区降价的影响仍在持续,许多景区将此归咎于业绩不佳。与此同时,长期以来饱受诟病的山区风景名胜区依靠“门票经济”也经历了转型和改造,但这条路还需要时间和耐心。

机票调整的痛苦依然存在

与2018年的“惨淡经营”相比,张家界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没有明显改善,收入的净利润再次下降。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张家界实现营业收入1.7亿元,同比下降10.76%;净利润825.4万元,同比下降59.01%;扣除后净利润为351.04万元,同比下降75.51%。

由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张家杰指出了半年度报告中的一个矛头。根据收入结构,环保客运部门收入减少1375万元,下降18.22%。自2018年9月22日起,张家界调整了武陵源核心景区的门票价格。在非高峰季节,其环保型乘用车的价格已有不同程度的降低,但淡季的票价并未在去年同期实施,因此收入同比下降。此外,2019年4月10日,张家界还实施了新的免费机票政策。老年人免于原来的70岁至65岁。儿童免费机票从最初的1.2米改为现在的14岁,这也导致了免费门票的数量。接待总数的比例增加,这反过来又影响了门票的收入。

与张家界的情况类似,丽江旅游的表现也是乐观的。丽江旅游半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收入3.18亿元,同比下降7.07%,净利润9804万元,下降17.53%。

与机票直接相关的索道运输业务已成为盈亏的关键。

目前,在丽江旅游的收入结构中,这部分收入占50%。年中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收入下降了22.43%。在国有风景名胜区降价的改革浪潮中,丽江旅游是全国第一家公司,也是唯一一家被索道降级的公司。 2018年10月1日,包括玉龙雪山风景区和相关的玉龙雪山风景区在内的门票将被降下。云山坪索道和亚牛坪索道的价格。虽然今年上半年三条索道的游客人数增加了21.92%,但游客的增加显然未能完全对冲减价的影响,索道收入和毛利率均下降。

在六大A股上市的山区景区中,最大的黄山旅游和峨眉山A也受到不同程度的票价调整的影响。

由于早期上市时间,黄山旅游和峨眉山A没有受到2006年《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的影响。景区门票收入不能包含在上市公司系统中,两者的收入均包括门票收入。

今年上半年,黄山风景区接待游客162.2万人次,同比增长9.6%。尽管游客人数不断增加,但由于门票价格下降,相应的园林开发业务收入下降了4.83%,而毛利下降了1.74个百分点。黄山旅游局指出,如果门票不降价,园林开发业务收入将达到1.22亿元,同比增长15.09%。

峨眉山老景区的困境在于其收入和游客处于增长瓶颈。 2018年9月20日,峨眉山A的票价降低,旺季下降50元,淡季不变。从上半年的表现来看,门票价格的下调似乎对游客来说有限。峨眉山A上半年游客增幅仅为0.10%,但考虑到旅游门票收入的41.34%,价格调整带来的收入影响更为显着。 2019年上半年,峨眉山阿尤山门票收入下降6.43%。

2015年上市的九华旅游未包括九华山风景区的收入结构门票收入。因此,它受上半年降价的影响较小,其净利润增加了一倍。缆车和旅游客运业务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2019年上半年,九华旅游的索道业务收入达到1.25亿,占营业收入的29.68%,其次是酒店业务,旅行社业务和客运业务,分别占营业收入的21.25%,16.32%和12.87%。分别。

长白山与九华的旅游形势相似。虽然景区去年降低了门票价格,但长白山票务收入的主要来源是访客运营的门票,不包括景区门票。据长白山报道,该公司的利润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长白山冬季寒冷,持续时间长,与夏季相比,旅游流量明显减少。受旅游业旺季影响,公司的利润点主要体现在第三季度,其中第三季度的游客数量和由此产生的旅游收入占全年的60%以上。

景区改造中有悲欢离合

对于这些自然资源丰富的山区景区,长期依赖“票务经济”将继续存在,在转型变革的道路上,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喜”和“忧”。 “。

张家界和黄山旅游的情况类似。一方面,它受益于交通条件的改善。与之前的“停滞”相比,游客数量“向前迈出了一小步”。另一方面,两者都采用了扩展和扩展的转型方法。项目登陆作业的成功可能是其绩效突破的关键。

2018年底通车的武陵山大道和今年春节前通车的杨家界大道为张家界带来了更多的游客。 2018年,其访客仅增长0.25%,而今年上半年则为4.49%。杨家界索道和十里画廊观光电车的收入有所改善。杨家界索道收入同比增长6.07%。

将于今年10月投入运营的“大用古城”是张家界近年来一直坚持的重要项目。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总投资已达22亿元。根据半年度报告,该项目现已完成96.97%。中信证券预计,这个古城文化旅游综合体预计每年运营成熟后,每年为张家界贡献4.25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85亿元。

同样,去年底杭杭高速铁路开通后,上半年黄山区游客人数增加了9.6%,全年增加了2018年。只有0.6%。近年来,黄山旅游提出了“二次创业”的口号,积极部署“一山一水一洞一村”,并扩展到太平湖风景区东黄山风景区。宏村和华山神秘洞。然而,从实际进展来看,西递宏村的收购进展并不顺利。在2018年年报中,黄山旅游已经明确表示“由于双方的共识,宏村项目还不够成熟,公司继续关注”。今年上半年财务报告数据显示,黄山旅游主要股份公司黄山太平湖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上半年亏损4,847,500元,而黄山华山神秘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有限公司亏损3,354,400元。

与张家界和黄山不同,峨眉山A的战略是“回到峨眉山”。主要是对景区的基础设施,产品格局和产业结构进行重新配置和改善,推动峨眉山风景区从观光旅游到休闲度假旅游的转变。从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来看,峨眉山A的收入和客流量仅略有增加,但净利润增长10.10%至771亿元,主要原因是管理和销售成本持续下降,分别下降21.92%和6.68 %, 分别。

对于丽江旅游和长白山来说,除了表现之外,它们可能是资本市场的尴尬局面。

丽江旅游与华邦健康之间的长期企业控制斗争仍在继续。去年丽江旅游控制权改变后,前实际控制人雪山管理委员会也与华邦健康进行了一系列的比赛。但是,在6月12日承诺到期后,双方尚未就股权转让价格达成协议。丽江旅游的未来在空中。

7月份,长白山的股票遭遇流动性到偿还债务的挫败感。今年6月28日,长白山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320.7万股被宣告清算,最终以1.37亿元的价格分配给中国华融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后,中国吉林林业集团有限公司不再是持有长白山5%以上股份的股东。拍卖经历的起伏也揭示了资本市场对长白山旅游的冷淡态度。

目前,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忧参半,但更大规模,更加努力地降低景区价格是不可避免的,这也意味着要进一步加快景区改造的步伐。

8月12日,国务院发布的《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再次明确表示,有必要“继续推进国有风景名胜区的降价。”《意见》],各地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和实施景区门票减免。该节日将免费开放,包括表演,文化和旅游消费季节,消费者月份和数字娱乐体验的淡季门票。

上海商学院酒店管理学院副教授邹光勇告诉时代财经,政府和景区经营者都需要改变他们的心态。公共景点正在从盈利转向公益事业。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他认为,近年来的相关政策主要影响了垄断更多的国有风景名胜区的盈利能力。 “依靠公共景点获取巨额利润的可能性已不复存在。传统景点现在流行谈论如何提高“两个淘汰”的水平,包括利用“夜游经济”来延伸产业链等,当然,你可以做到。从景区的角度来看,它的主动性是让更多的游客相信价格是值得的。这里有很多工作要做。除了简单的眼球经济和营销效果,你可以做很多项目规划,做成本宣传,并做公告板效应让游客真正了解它是值得的钱。“

除重印外,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和音频和视频)的版权归Times Online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链接,转发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果违反上述声明,将对本网站的相关法律责任进行调查。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它,请通过以下网站联系丁先生:

收集报告投诉

[摘要]目前,虽然六大“大山”有着自己的悲欢离合,但是景区规模越来越大,价格越来越大,这将意味着景区的转型步伐将进一步加快。

文/时代财经郑方元

随着张家界半年报(.SZ)的发布,A股上市山的六个景点最近递交了2019年上半年的成绩单。

今年上半年,A股六大“大山”的表现可谓“少数幸福家庭”。

时代金融统计发现,峨眉山A,九华旅游和长白山上市公司收入和净利润(长白山长期亏损)实现双增长;由于票价调整的持续影响,张家界和丽江旅游业实现净利润。两人都跌倒了黄山旅游陷入了“增加收入而不增加利润”这个奇怪的圈子。

景点的另一个重要措施是游客人数。今年上半年,六山景区的人气增加。其中,丽江旅游的增长速度最为明显。接待三条索道的游客总数同比增长21.92%;然而,峨眉山是四大佛教名山之一,面向游客。数量瓶颈到位。

自2018年以来国有景区降价的影响仍在继续,许多景区因其表现欠佳而归咎于此。同时,长期以来一直被批评依靠“票务经济”的山地景区也经历了转型和转型,但这条道路还需要时间和耐心。

票务调整的痛苦持续存在

与2018年的“惨淡经营”相比,张家界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没有明显改善,收入的净利润再次下降。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张家界实现营业收入1.7亿元,同比下降10.76%;净利润825.4万元,同比下降59.01%;扣除后净利润为351.04万元,同比下降75.51%。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张家界直指半年报中的龙头之一。从收入结构看,环境客运业收入减少1375万元,下降18.22%。自2018年9月22日起,张家界调整武陵源核心景区门票价格。其环保型乘用车在淡季有不同程度的降价,但淡季票价并未在去年同期执行,因此收入同比下降。此外,2019年4月10日,张家界还实施了新的免费机票政策。老年人从原来的70岁到65岁免征。儿童免费票由原来的1.2米改为现在的14岁,这也导致了免费票的数量。接待人数占接待总人数的比例增加,进而影响门票收入。

与张家界的情况类似,丽江旅游的表现也很乐观。丽江旅游半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收入3.18亿元,同比下降7.07%;净利润9804万元,下降17.53%。

与车票直接相关的索道运输业务已成为企业盈亏的关键。

目前,在丽江旅游收入结构中,这部分收入占50%。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下降22.43%。在国有景区降价的改革浪潮中,丽江旅游是国内第一家被索道降级的公司,也是唯一一家被索道降级的公司。2018年10月1日起,玉龙雪山景区及相关的玉龙雪山景区门票将下调。云山坪索道和亚牛坪索道的价格。尽管今年上半年三条索道的游客数量增加了21.92%,但游客的增加显然未能完全对冲票价下调的影响,索道收入和毛利率双双下降。

在6家A股上市的山区风景名胜区中,最大的黄山旅游和峨眉山A也受到不同程度票价调整的影响。

由于早期上市时间,黄山旅游和峨眉山A没有受到2006年《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的影响。景区门票收入不能包含在上市公司系统中,两者的收入均包括门票收入。

今年上半年,黄山风景区接待游客162.2万人次,同比增长9.6%。尽管游客人数不断增加,但由于门票价格下降,相应的园林开发业务收入下降了4.83%,而毛利下降了1.74个百分点。黄山旅游局指出,如果门票不降价,园林开发业务收入将达到1.22亿元,同比增长15.09%。

峨眉山老景区的困境在于其收入和游客处于增长瓶颈。 2018年9月20日,峨眉山A的票价降低,旺季下降50元,淡季不变。从上半年的表现来看,门票价格的下调似乎对游客来说有限。峨眉山A上半年游客增幅仅为0.10%,但考虑到旅游门票收入的41.34%,价格调整带来的收入影响更为显着。 2019年上半年,峨眉山阿尤山门票收入下降6.43%。

2015年上市的九华旅游未包括九华山风景区的收入结构门票收入。因此,它受上半年降价的影响较小,其净利润增加了一倍。缆车和旅游客运业务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2019年上半年,九华旅游的索道业务收入达到1.25亿,占营业收入的29.68%,其次是酒店业务,旅行社业务和客运业务,分别占营业收入的21.25%,16.32%和12.87%。分别。

长白山与九华的旅游形势相似。虽然景区去年降低了门票价格,但长白山票务收入的主要来源是游客运营的门票,不包括景区门票。据长白山报道,该公司的利润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长白山冬季寒冷,持续时间长,与夏季相比,旅游流量明显减少。受旅游业旺季影响,公司的利润点主要体现在第三季度,其中第三季度的游客数量和由此产生的旅游收入占全年的60%以上。

景区改造中有悲欢离合

对于这些自然资源丰富的山区景区,长期依赖“票务经济”将继续存在,在转型变革的道路上,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喜”和“忧”。 “。

张家界和黄山旅游的情况类似。一方面,它受益于交通条件的改善。与之前的“停滞”相比,游客数量“向前迈出了一小步”。另一方面,两者都采用了扩展和扩展的转型方法。项目登陆作业的成功可能是其绩效突破的关键。

2018年底通车的武陵山大道和今年春节前通车的杨家界大道为张家界带来了更多的游客。 2018年,其访客仅增长0.25%,而今年上半年则为4.49%。杨家界索道和十里画廊观光电车的收入有所改善。杨家界索道收入同比增长6.07%。

将于今年10月投入运营的“大用古城”是张家界近年来一直坚持的重要项目。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总投资已达22亿元。根据半年度报告,该项目现已完成96.97%。中信证券预计,这个古城文化旅游综合体预计每年运营成熟后,每年为张家界贡献4.25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85亿元。

同样,去年底杭杭高速铁路开通后,上半年黄山区游客人数增加了9.6%,全年增加了2018年。只有0.6%。近年来,黄山旅游提出了“二次创业”的口号,积极部署“一山一水一洞一村”,并扩展到太平湖风景区东黄山风景区。宏村和华山神秘洞。然而,从实际进展来看,西递宏村的收购进展并不顺利。在2018年年报中,黄山旅游已经明确表示“由于双方的共识,宏村项目还不够成熟,公司继续关注”。今年上半年财务报告数据显示,黄山旅游主要股份公司黄山太平湖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上半年亏损4,847,500元,而黄山华山神秘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有限公司亏损3,354,400元。

与张家界和黄山旅游的扩张和扩张不同,峨眉山A的战略是“重新崛起于峨眉山”。主要对景区基础设施,产品形态和产业结构进行重新配置和升级,推动峨眉山风景区从观光旅游到休闲度假旅游的转型。从今年上半年的表现来看,峨眉山A的收入和客流量仅略有增加,但净利润同比增长10.10%达到0.771亿元,主要原因是管理层持续下滑和销售费用。它们分别下跌21.92%和6.68%。

对于丽江旅游和长白山来说,除了表现之外,更麻烦的可能是它在资本市场上的尴尬局面。

丽江旅游与华邦健康之间公司的持续控制仍在继续。去年丽江旅游控制权发生变化后,原控制人雪山管理委员会也与华邦健康进行了一系列游戏,但在今年6月12日的承诺到期后,双方仍然没有股权转让的价格。同意。丽江旅游的未来尚未解决。

今年7月,长白山的股票从拍卖到债务无助。今年6月28日,长白山非限制性股票发行1327万股,最终以1.37亿元的价格分配给中国华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后,中国吉林林业集团有限公司不再是长白山持股5%以上的股东。拍卖经历的曲折也揭示了长白山旅游资本市场的冷淡态度。

目前,尽管悲欢离合,景区规模越来越大,价格下降将越来越不可避免,这意味着景区改造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

8月12日,国务院发布的《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再次明确表示,有必要“继续推进国有风景名胜区的降价。”《意见》],各地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和实施景区门票减免。该节日将免费开放,包括表演,文化和旅游消费季节,消费者月份和数字娱乐体验的淡季门票。

上海商学院酒店管理学院副教授邹光勇告诉时代财经,政府和景区经营者都需要改变他们的心态。公共景点正在从盈利转向公益事业。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他认为,近年来的相关政策主要影响了垄断更多的国有风景名胜区的盈利能力。 “依靠公共景点获取巨额利润的可能性已不复存在。传统景点现在流行谈论如何提高“两个淘汰”的水平,包括利用“夜游经济”来延伸产业链等,当然,你可以做到。从景区的角度来看,它的主动性是让更多的游客相信价格是值得的。这里有很多工作要做。除了简单的眼球经济和营销效果,你可以做很多项目规划,做成本宣传,并做公告板效应让游客真正了解它是值得的钱。“

除重印外,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和音频和视频)的版权归Times Online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链接,转发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果违反上述声明,将对本网站的相关法律责任进行调查。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它,请通过以下网站联系丁先生: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