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爱君乐宝,临阵三换帅,蒙牛的“双千亿”目标还有戏吗?

2019-09-19 投稿人 : www.whkykj.com.cn 围观 : 862 次

原来的解决方案昨天我要分享

蒙牛乳业无疑是整个夏天最热门的公司。

奥运会赞助风暴暂时不在谈判桌上。 2019年7月1日,蒙牛出售了君乐宝51%的股份,并宣布引起了一波工业浪潮。

在这方面,蒙牛说:“这次转让符合我们公司专注于名人乳制品的发展战略,也符合公司及其股东的整体利益。”这是免费和容易的。

然而,以“专注于明星乳制品的发展战略”为由,放弃君乐宝,蒙牛的战略笔迹难以捉摸。

事实上,继2017年伊利“双十亿”计划之后,蒙牛也在忙着提出“双十亿”目标,间接成为蒙牛最大战略。

但市场并没有买它,现实并不令人满意。截至2018年底,蒙牛实现收入689.77亿元,远远低于1000亿的收入目标。

勉强卖君乐葆,蒙牛自我毁灭武术?

1000亿元收入的目标已经成为蒙牛的枷锁,不成功的野心是对蒙牛当前形势的最好描述。

2010年,蒙牛以4.69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君乐宝51%的股份;九年后,蒙牛以40.11亿元的价格出售。

看似有利可图的销售,蒙牛也从中获利35亿元,但却失去了重要一块。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但从业务布局来看,蒙牛可能会损失更多。”业内人士指出,“经过蒙牛9年的'培育',君乐宝2018年的收入约为130亿元。利润超过3亿元,已成为蒙牛业务增长最快的部分,收入有望达到人民币2020年将达到200亿。“

在出售君乐宝之后,蒙牛2018年的年收入降至560亿元,这意味着它距离1000亿元的目标只有一步之遥。

蒙牛决定以20%的收入和10%的利润斩断这一优质资产,原因何在?

蒙牛对相关媒体表示,“此次交易将强化自身资产负债表和整体财务状况,所得款项将用于蒙牛的一般流动资金,并有助于开发未来的投资机会。”

显然,“未来投资机会”所需的巨额资金是蒙牛出售君乐宝的直接动力。

事实上,自“双亿”目标提出以来,蒙牛的业务发展一直非常艰难。据上述业内人士分析,“在明知自身产能无法突破的情况下,寻求外资并购已成为蒙牛的几大出路。”

从孟买的并购之路可以看出这一点。

2018年3月,蒙牛完成收购现代乳业、肥东、邯郸50%股权。

2018年6月30日,蒙牛持有现代乳业60.76%的股权。

2018年12月24日,蒙牛分别向中国神木和神木高新支付人民币1.58亿元和人民币1.44亿元,共计3.034亿元,分别获得26.27%和24.33%的股份。

然而,蒙牛的收购,不仅没能让企业腾飞,反而让自己成为了“背锅人”。

2018年,现代牧场亏损4.96亿元。2018年,中国神木亏损22亿元,一系列亏损让老奶企不堪重负。尽管如此,蒙牛在收购雅士利、多美滋以及后期造成的过度损失方面,还是花费了100多亿。

“外患”不平坦,“内忧外患”已然深重。在迅速收购蒙牛时,主营业务表现并不突出。

在蒙牛的液态奶,奶粉,冰淇淋等业务中,除了液态奶的正常盈利外,其他行业自2015年以来多年来一直亏损。

2018年,虽然奶粉业务实现利润转亏,但液态奶伴随“亏损”:利润同比下降5.92%;在其他行业,冰淇淋业务亏损7338万元,其他业务亏损3066万元。

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一直在稳步下降,君乐宝的业务已经销售了很长时间。蒙牛只能通过增加营销和并购来寻求更高的业绩,这也将蒙牛陷入恶性循环。

重新营销轻型研发,高品质不再?

恶性循环的一个来源是过度营销。

数据显示,2018年,蒙牛的销售和促销费用大幅增加,但并未带来必要的收入拉动。

具体而言,全年营销费用达到188亿元,同比增长26.75,占收入的27.3%。巨大的营销投资仅占收入增长的14.66%。

在广告和宣传费用方面,蒙牛今年的支出超过70亿元,同比增长37.8%,占集团总收入的10.2%。这个数字在2017年仅为8.4%。在蒙牛世界杯的关键参与(广告)会议上,蒙牛赌博的“梅西”也砸碎了沙子,这让人大笑起来。

通过简单的计算,蒙牛的营销费用超过了研发费用的118倍,这在一个专注于研发和质量的消费行业中令人尴尬。

显然,缺乏遗传发展的乳品公司很难得到消费者的青睐。收入放缓和利润不足是最好的证明。

与此同时,过度营销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现金流紧张和现金流紧张,这不足以支持蒙牛疯狂的并购。

2019年7月12日,蒙牛发布公告,发行5亿美元债券(折合人民币34亿元)。此外,君乐宝实现了40亿元。蒙牛不遗余力地挽救了“二十亿”的目标。

然而,过度的营销和疯狂的并购只会导致业务量的虚拟增加,这不仅会损害财务状况,还会损害主营业务的发展质量。

“双十亿”目标已经成为限制蒙牛高质量发展的枷锁。

三义很帅,策略很难支持?

力量是真实的,枷锁很难,蒙牛的马匹狂奔,好像他们筋疲力尽。

首先,实现“双十亿”目标不仅仅是兼并和收购的简单合并,也不是通过过度营销实现的。其次,放弃君乐宝等核心业务必然会增加蒙牛实现1000亿元收入的难度。

当蒙牛“支持”君乐宝时,它也在很多方面“限制”了它。现在,君乐宝是独立的,仿佛它是一匹野马,它肯定会给蒙牛带来新的影响。

疯狂营销,积累兼并和收购,并急于出售君乐宝,蒙牛似乎已经为“双十亿美元”战略做好充分准备,但它是一种良药:稳定的核心管理。

但实际上,自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于2011年接任蒙牛董事长以来,蒙牛开始经常更换教练。 2016年,中粮集团副总裁马建平接任董事长。六个月后,雅士利前总裁陆敏担任蒙牛总裁。 2019年初,马建平退休,担任董事长,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上任。仅仅三个月后,于旭波下台,陈朗接任。

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蒙牛三义很帅。

在教练改变的背后,它反映了梦瑶的动荡策略和业务。 1000亿元的目标即将来临,只能等待蒙牛破产。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蒙牛乳业无疑是整个夏天最热门的公司。

奥运会赞助风暴暂时不在谈判桌上。 2019年7月1日,蒙牛出售了君乐宝51%的股份,并宣布引起了一波工业浪潮。

在这方面,蒙牛说:“这次转让符合我们公司专注于名人乳制品的发展战略,也符合公司及其股东的整体利益。”这是免费和容易的。

然而,以“专注于明星乳制品的发展战略”为由,放弃君乐宝,蒙牛的战略笔迹难以捉摸。

事实上,继2017年伊利“双十亿”计划之后,蒙牛也在忙着提出“双十亿”目标,间接成为蒙牛最大战略。

但市场并没有买它,现实并不令人满意。截至2018年底,蒙牛实现收入689.77亿元,远远低于1000亿的收入目标。

勉强卖君乐葆,蒙牛自我毁灭武术?

1000亿元收入的目标已经成为蒙牛的枷锁,不成功的野心是对蒙牛当前形势的最好描述。

2010年,蒙牛以4.69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君乐宝51%的股份;九年后,蒙牛以40.11亿元的价格出售。

看似有利可图的销售,蒙牛也从中获利35亿元,但却失去了重要一块。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但从业务布局来看,蒙牛可能会损失更多。”业内人士指出,“经过蒙牛9年的'培育',君乐宝2018年的收入约为130亿元。利润超过3亿元,已成为蒙牛业务增长最快的部分,收入有望达到人民币2020年将达到200亿。“

出售君乐宝后,蒙牛2018年的年收入降至560亿元,这意味着距离1000亿的目标还有一步之遥。

蒙牛决定以20%的收入和10%的利润来切断这种优质资产的原因是什么?

蒙牛向有关媒体表示,“此次交易将加强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和整体财务状况,所得款项将用于蒙牛的一般营运资金,并有助于开发未来的投资机会。”

显然,“未来投资机会”所需的巨额资金是蒙牛出售君乐宝的直接动力。

事实上,自从提出“双十亿”目标以来,蒙牛的业务发展一直很困难。根据上述行业的分析,“在知道自己的生产能力不能被打破的情况下,寻求外资并购已成为蒙牛的几个出路。”

从孟买的兼并和收购之路可以看出这一点。

2018年3月,蒙牛完成了对Modern Dairy,Feidong和Handan 50%股权的收购。

2018年6月30日,蒙牛持有Modern Dairy 60.76%的股权。

2018年12月24日,蒙牛向中国圣牧和圣牧高科分别支付1.58亿元和1.44亿元,总计3.034亿元,分别获得26.27%和24.33%的股份。

然而,蒙牛的收购,不仅未能使企业起飞,反而使自己成为“背锅人”。

2018年,现代牧场损失4.96亿元。 2018年,中国的圣牧损失了22亿元,一系列损失使这家老乳品公司不堪重负。尽管如此,蒙牛在早期收购亚美利,多梅克斯以及后期造成的过度损失方面花费了100多亿美元。

“外部麻烦”并不平坦,“内心担忧”已经很深。在迅速收购蒙牛时,主营业务的表现并不突出。

在蒙牛的液态奶,奶粉,冰淇淋等业务中,除了液态奶的正常利润外,其他行业自2015年以来多年亏损多年。

2018年,虽然奶粉业务从亏损转为盈利,但“坏消息”来自液态奶:利润同比下降5.92%;在其他行业,冰淇淋业务亏损7388万元,其他业务亏损3066万元。

随着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下降以及君乐宝业务的悲惨销售,蒙牛只能通过加大营销和并购来实现更高的业绩,这也将蒙牛陷入恶性循环。

研发价值营销,高品质不再?

过度营销是恶性循环的一个来源。

数据显示,2018年,蒙牛的销售和宣传费用正在飙升,但并没有带来应有的收入拉动。

具体来说,营销成本达到188亿元,同比增长26.75%,占收入的27.3%。巨大的营销投资仅带来了14.66%的收入增长。

在广告和宣传费用方面,蒙牛当年花费超过70亿元,比上年大幅增长37.8%,占集团总收入的10.2%。这个数字在2017年仅为8.4%。在蒙牛的世界杯主要参与(广告)中,蒙牛的赌博“梅西”也很沉重,这让人们慷慨地笑。

通过简单的计算,蒙牛的营销成本是研发的118倍以上,这对于注重研发和质量的消费行业来说是非常难过的。

显然,基因缺乏的乳品公司很难赢得消费者的青睐。最好的证据是其收入减缓且利润不足。

与此同时,过度营销必然会带来现金流紧张,现金流紧张,这还不足以支持蒙牛的疯狂并购行为。

2019年7月12日,蒙牛发布公告,发行5亿美元债券(折合人民币34亿元)。此外,君乐宝实现了40亿元。蒙牛不遗余力地挽救了“二十亿”的目标。

然而,过度的营销和疯狂的并购只会导致业务量的虚拟增加,这不仅会损害财务状况,还会损害主营业务的发展质量。

“双十亿”目标已经成为限制蒙牛高质量发展的枷锁。

三义很帅,策略很难支持?

力量是真实的,枷锁很难,蒙牛的马匹狂奔,好像他们筋疲力尽。

首先,实现“双十亿”目标不仅仅是兼并和收购的简单合并,也不是通过过度营销实现的。其次,放弃君乐宝等核心业务必然会增加蒙牛实现1000亿元收入的难度。

当蒙牛“支持”君乐宝时,它也在很多方面“限制”了它。现在,君乐宝是独立的,仿佛它是一匹野马,它肯定会给蒙牛带来新的影响。

疯狂营销,积累兼并和收购,并急于出售君乐宝,蒙牛似乎已经为“双十亿美元”战略做好充分准备,但它是一种良药:稳定的核心管理。

但实际上,自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于2011年接任蒙牛董事长以来,蒙牛开始经常更换教练。 2016年,中粮集团副总裁马建平接任董事长。六个月后,雅士利前总裁陆敏担任蒙牛总裁。 2019年初,马建平退休,担任董事长,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上任。仅仅三个月后,于旭波下台,陈朗接任。

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蒙牛三义很帅。

在教练改变的背后,它反映了梦瑶的动荡策略和业务。 1000亿元的目标即将来临,只能等待蒙牛破产。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