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建议】潘诺:疫情中的法式“封城”面面观

  • 日期:04-03
  • 点击:(1624)


这篇文章大约有7700字。在读了大约19分钟之后

两个月以来,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中国政府和全国人民都全力投入到抗击艾滋病的斗争中。

为了促进新皇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帮助政府、企业和社会妥善处理由此引发的各种问题,盘古智库迅速做出反应,组织了包括学术成员和研究人员在内的智库专家的一系列建议。自1月23日(农历新年29日)以来,盘古智库已向相关机构提交了10多份内部提案,包括《盘古智库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四十五条建议》等。与此同时,向公众公开发布了140多份疫情影响分析和建议,包括《疫情过后,中国经济怎么走和我们怎么办》(1月31日)、《各地扶持中小企业政策措施观察报告》(2月6日)、《关于疫情后经济恢复的若干建议》(2月12日)、《疫情期间各地复工案例》(3月5日)和《建议紧急召开G20组织国际特别首脑视频会议》(3月11日),得到了各方的积极反馈。

本文作者是盘古智库学术成员、中国银行巴黎分行高级顾问潘恩海,《法国疫情“关闭”概述》。

"

自3月17日以来,法国“城市关闭”正式开始,全国各地的居民都“被孤立在家里”。在流行的情况下,浪漫的法国生活是不存在的,街道是空的。无论是“在家里孤立”还是“对城市封闭”,这些措施仍然是不温不火的。日常工作,购买日常用品,户外运动,甚至遛狗都已经成为能够外出的合法理由。这样的“闭关锁国”不禁让浪漫的法兰西民族为之流汗。为了应对疫情,东西方在文化、社会和制度上的差异导致了不同的决策过程、不同的实施效果和不同的问题。简单的“复制操作”无法解决当前法国防疫控制面临的特点、困难和痛点。第一,后期的“城市封闭”:西方文化和法国的国情使得很难迅速开始“城市封闭”。法国首例新发肺炎发生在1月23日。一名中年中国男子从武汉回到波尔多,经过治疗后痊愈。直到3月17日中午12点,法国进入了“城市关闭”状态。这个过程花了将近8周55天。回顾过去,许多人认为政府的反应太慢,无论是在外部世界还是在法国。为什么?根据法国的公共卫生应急计划,疫情管理分为三个阶段。回顾这三个阶段的进程,我们可以看到,法国要突破其复杂的国情与抗击这一流行病一样困难。在第一阶段,从1月23日到2月28日,在法国已经有许多病例,当时病毒还没有传播。公众舆论对这种病毒缺乏了解。1月31日至2月21日,法国四次从武汉遣返约350名外籍人士。回国后,他们都被隔离了14天。没有人被感染。此时,法国正在关注武汉的疫情。2月14日,一名80岁的中国游客在巴黎死于新的冠状肺炎。二月中旬,一个英国家庭的四名成员在从新加坡到法国东南部的滑雪假期中被确诊,并在住院后康复。2月17日至24日,东部城市米卢兹的一所教堂举行了一场福音派教会活动,有2000多人参加。没有新来者的登记。自3月3日以来,许多基督徒被发现感染,但无法追踪。2月24日,法国有12例感染病例。卫生部长朗威说那天没有新的感染,病毒也没有在法国传播。因此,这一流行病仍处于第一阶段。两天后,一名60岁的法国高中教师被诊断出患有新的冠状肺炎并死亡,这是他所在国家的首例死亡病例。警报响起。从那以后,韦兰和公共卫生所罗门主任轮流发布每日疫情报告。2月27日上午,马克龙总统前往第一位死者接受治疗的医院看望医务人员,一方面稳定每个人的情绪,另一方面掌握第一手资料。总统和医务人员谈了很长时间,和每个人一起喝咖啡,他们都没有戴口罩。看到这一幕,法国人民并不感到惊讶,中国人民也感到震惊。在此阶段,法国已采取检测措施,试图从疑似病例中找到病毒的来源。同时,建议将中国、韩国、日本和意大利北部的人在家中隔离14天。在第二阶段,从2月29日至3月17日,疫情开始蔓延,法国的几个地区成为集中感染区。媒体开始关注病毒。在这个阶段,仍然有一些专家认为已经出现了类似于前几年的流感。2月29日,卫生部长朗威宣布,疫情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因为病毒已经在该国当地传播。因此,采取了一些防控措施:全国禁止在封闭场所举行5000人以上的集会;禁止在疫区的洛瓦兹(第一个死者居住的地方)和豪萨瓦(生病的英国游客的度假地)组织任何公共活动,要求当地居民减少出行和学校开始关闭。向全国宣传三项卫生要求:打喷嚏时捂住手肘,开会时不握手,不打招呼,经常洗手。这一天,法国受感染的总人数从3月9日起,他取消了所有最初的预约,集中精力应对疫情。3月10日,1784人被感染,包括文化部长和几名议员。发现了四分之三的病原体,其中20%是输入性病例。同一天,法国政府正式召集11名权威专家组成科学委员会,对疫情进行跟踪分析,以便提出措施和建议。在此之前,马克龙曾多次与这些专家一起研究疫情。同一天,专家组判断实施"城市关闭"是不可避免的,但对要采取的具体措施有不同意见。3月11日,当局决定巴黎圣日耳曼队和多特蒙德队的比赛将在晚上进行。然而,3000多名球迷在体育场外欢呼。比赛结束后,他们聚在一起庆祝了很长时间。球员们也出现在平台上和球迷一起庆祝。3月12日,马克龙在白天与专家组举行了两次会议,了解英国的“团体免疫”政策。法国专家报告称,如果采取这一措施,法国一半人口将被感染,数十万人将死亡。他对此感到震惊。当晚,他发表了电视讲话,宣布从3月16日起,全国各地的学校将关闭,数百万学生“被孤立在家中”在第三阶段,法国政府将疫情的第三阶段描述为病毒开始爆发时,应采取措施减少大规模疫情。3月14日,当马克龙在巴黎旅行时,他看到许多人悠闲地走在街上,到处握手问候。下午,数百名“黄马甲”像往常一样举行了第70次周六示威,并与警方发生了激烈冲突。那天晚上,菲利普首相宣布,除了药店、银行、加油站、烟草商店、报摊和食品店之外,所有餐馆、酒吧和咖啡馆以及所有不必要的公共场所都将从午夜开始关闭。这一天,法国进入了其反流行病运动的第三阶段,全国有4500例感染病例和91例死亡。3月15日星期日,法国如期举行了第一轮市政选举。尽管疫情已变得更加明显,但仍有超过2067万登记选民(占44.66%)前往全国各地的投票站投票。那一天,巴黎的气温是15度,呈现出明亮的春天气氛。公园里的许多人晒太阳,在草地上散步。马克龙夫人在保镖的护送下,沿着塞纳河散步,发现到处都是人群。3月16日,马克龙会见了两院议长,讨论推迟定于下周日举行的第二轮市政选举的决定。他还与两位前总统萨科齐和奥朗德通了电话,并再次与专家组讨论了“城市关闭”计划。晚上,他又做了一次关于疫情的电视讲话,宣布从第二天中午开始实施“家庭隔离”的决定。在演讲中,他六次提到应对这种流行病是一场“战争”,这个国家进入了战争状态。他批评法国人面对流行病表现松懈。为了避免疫情恶化和医院超负荷运转,他要求每个人从17日中午起至少15天内最大限度地减少出行,外出开会,拜访亲友,参观公园等。除了购买生活必需品或外出就医等特殊情况。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15天里,每个人都应该保持自己的家园关闭。然而,他从未使用过“孤立”这个词。马克龙演讲后,内政部长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详细阐述了详细规则,并明确使用了“隔离”一词。3月17日中午,整个法律开始实施“在家分居”规则。这一天,法国有7730人被感染,602人被治愈,175人死亡。迄今为止,法国刚刚关闭了边境,但正准备接收大约10万在国外度假的法国公民。第二,灵活的“城市封闭”:民族性的个人主义使得不够严格的城市封闭措施显得过于宽松。可以看出,法国的“城市封闭”决定是逐渐形成的,源于其自身的社会、文化、政治和经济背景,并实施了人性化的“城市封闭”。因此,“城市封闭”的效果取决于什么是“隔离”?那是在上世纪初。这一代人不看历史。许多法国人有一个固有的想法:要么给我自由,要么给我死亡。在政治生态层面,马克龙上任后与公众舆论度过了一年的“蜜月期”。然而,反对派仍然对他的当选耿耿于怀,认为他在第一轮总统选举中只赢得了24.01%的选票,在第二轮选举中只赢得了66.1%的选票,因为他赢得了选举逻辑的优势,以抵制他所面临的极端右翼候选人。自上任第二年以来,马克龙一直在推动大刀阔斧的改革,以转移一些人的注意力。因此,示威仍在继续。几个月来,马克龙公司的内部事务一直处于困境。尽管疫情严重,原定于3月15日举行的市政选举仍如期举行,全国将有2000多万选民投票选举3.5万多名市长。事实上,热情的选民去投票时部分被政府误导了。据说,专家建议在投票站使用洗手液,并让排队的每个人保持一米的间隔。这些措施可以确保安全。与此同时,反对派坚持预定的选举,声称重新安排的选举是一个阴谋,违反宪法。这一次,马克龙没有停车。在经济和生态层面,金融危机发生在2008年,随后是希腊债务危机和欧元危机。法国遭受重创,其经济十年来一直缓慢攀升。马克龙上任后推行的改革旨在提高企业竞争力,从供给方面激活经济。疫情的爆发打乱了正在进行的改革计划,所以他很谨慎,尽一切可能避免窒息经济。在“关于关闭该市的讲话”中,强调不惜一切代价抗击这一流行病,同时保护经济。即使在“城市关闭”实施后,他也一再警告个人和企业不要停止生产。为了扶持企业,保障人民生活,对困难企业实行特殊政策,失业补贴由财政支付。用马克龙的话来说,除了健康问题,我们不会给企业家增加对破产的恐惧,也不会给公司员工增加对失业和月底收入不足的焦虑。我们将竭尽全力保护工人和企业。我们不会让任何企业面临破产的风险,也不会剥夺任何法国人的收入来源。因此,在“封城”时,也要考虑民生和经济。2.虽然“关闭城市”措施所给予的灵活性是进入“战争状态”,但“关闭城市”措施仍然非常人道。条例规定了五种情况让每个人都出去。去工作吧。政府鼓励在家办公。为了保证经济运行,政府可以去企业工作,但仅限于居住地和工作地点之间的往返旅行,包括难以取消的旅行。雇主应为此提供证明。2.购买食物和其他生活必需品;3.出于健康原因进行咨询;4.照顾身体状况不佳或无法照顾自己的亲属,以及照顾子女等。5.锻炼和散步宠物。你可以在离家一公里的范围内单独锻炼一小段时间,也可以陪你的宠物散步一小段时间。在上述情况下,外出时必须携带从官方网站下载的旅行证件。但是,除了由工作单位签发的证件外,旅行证件因其他原因只需要个人签名就能生效,并且是由人们的自我意识执行的。3.关键在于“封城”措施的效果。“关闭城市”的决定是在公告和实施之间的几个小时做出的。在此期间,大量的人在全国流动,每个人都选择哪一个家庭来隔离。许多城市居民乘坐火车或自动驾驶汽车,开始向不同的方向和距离“疏散”。人群到处都是。许多流动人口无法忍受在巴黎被“孤立”,他们认为自己在其他省份的住所可以相对舒适和自由。住在城里的人选择去超市买股票,因为他们担心将来商店里的商品短缺。有一段时间,街上有一个场景,人们排着长队抢购商品,许多商店都是空的3.防疫需要解决的问题:硬件短板,软件急需升级。法国已经进入了抗击艾滋病的“战争状态”。医务人员尖锐地指出,我们在战场上没有武器。在关键时刻,法国暴露了三个弱点。1.缺乏防疫准备医疗用品,如口罩,极其稀缺。2010年之前,法国有长期的面具储备。当时有10亿个医用口罩和6亿个FFP2口罩,由卫生部统一部署和使用。此后,为了节省开支,大大减少了口罩的储存量,将管理改为由用户负责。在中国疫情严重时,法国于2月19日向武汉运送了17吨口罩、手套、防护服和消毒剂。目前,法国共有1.5亿个医用防护口罩库存。相当于N95标准的FFP2面罩根本没有存货。事实上,法国有四家工厂有实力专门生产各种面具,但近年来他们没有在自己的国家下订单,而是转向生产出口面具。只是在疫情第二阶段开始时,政府才下令收集口罩,并匆忙从国外购买。虽然许多企业已经充分利用了自己的生产能力,但口罩仍然供不应求,甚至对医务人员的需求也不能完全得到保证,这使政府处于尴尬的境地。尽管3月18日,中国向法国捐赠了100万个面具作为回报。然而,法国需要时间来解决面具短缺的问题。危重病人的床位数量仍然不足。法国的医疗体系相对完善,在正常情况下有很强的治愈能力。然而,新的冠状病毒之所以可怕,恰恰是因为大量感染病例导致的入院率不足会刺破原有的医疗系统。为了应对抗击疫情的需要,法国各地的公立和私立医院及医疗中心为抗击疫情准备了20,000张床位。法国的防疫战略是尽可能推迟疫情爆发,增加病房改造床位,尽量加快生产和外包呼吸器以争取时间,努力减少重症患者,确保医疗资源的使用。最近几天,为了缓解东部地区医院的压力,陆军建立了野战医院,并使用空军、海军甚至高速铁路运送危重病人。检测手段和医务人员力量不足。法国还没有进行大规模测试,目前每天只测试5000人,并计划在两周内将测试人数提高到每天25000人。专家们呼吁同时使用两种方法,即从鼻子和嘴里取样和血清抗体检测,以尽快增加检测次数,从而控制疫情。为了补充现有的医疗力量,卫生部从四个方面调动了人员:私人诊所的医生、预备医务人员、退休医务人员和当前的医科毕业生。目前,这支队伍由数万人组成,但它能否经受住疫情的“大考验”还有待观察。2.国内政治团结经受考验进入第三阶段抗疫时,法国政坛的“比赞事件”掀起了一场波澜。比赞于2月16日辞去卫生部长一职,转而竞选巴黎市长。在3月15日的第一轮投票中,她输了。17日,她告诉媒体,去年12月初,她在社交网站上看到了关于该病毒的信息,并及时向马克龙总统报告了疫情。1月30日,她建议菲利普首相不要如期举行市政选举,因为随着疫情“海啸”的逼近,政府不应继续“自欺欺人”。她声称她的意见没有被接受,选举过程对这种流行病感到紧张不安。贝赞的话令人吃惊。执政党批评她,说她由于竞选失败情绪的崩溃和沮丧而语无伦次。反对党表示,如果比赞说的是真的,那就是全国性的丑闻,并保留调查此事的权利。在巨大的争议下,比赞缓和了语气,表示支持政府的决定。在回应比赞的爆料时,首相菲利普说,当流行病d危机过后,欧盟如何重新考虑是另一回事了。在这种情况下,法国在未来几周内抗击艾滋病的斗争只能是“孤军奋战”最近,法国绕过了欧盟的规则,“不惜一切代价”拯救自己。这是对自身实力的考验。4.结论面对疫情中弥漫的轻率、茫然和焦虑情绪,法国现在需要的是坚定的信心和科学的防控措施。法国的医务人员和病毒研究所正在采取积极行动,政府很快拨出专项资金支持他们。在3月12日的电视讲话中,马克龙表示,许多法国研究团队已经取得了进展,为病毒运动带来了第一缕曙光,疫苗的研发将继续推进。抗击流行病依赖于对科学的信心。根据3月22日发布的新闻报道,法国马赛医学研究所开发了一种由两种基本药物组成的新药,并在24名新加冕患者身上完成了第一阶段(6天)的实验。经过六天的药物治疗,所有24名患者都变成阴性。该研究所所长劳尔教授敦促卫生部批准该药物的推广和使用。赛诺菲制药厂表示,它已准备好开始为此目的生产。只有得到政府的许可,它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生产出治疗30万病人的药物。3月26日,尽管该药物的临床试验仍不充分,但卫生部长作出了一项特殊决定,医生可以在合成药物中使用氯喹来适当治疗住院患者。这封信给病人带来了希望。最近,法国公共卫生管理局前局长翁瑞迪奈姆分析了法国的疫情,并发表了几项重要评论。首先,法国开始实施“城市封闭”措施。所有的人都必须有坚定的决心去实现它。预计将在4到6周内看到结果。第二,到3月底,病例数将降至5%。然而,由于第一个病人出现后55天城市“关闭”,估计到4月初病人总数将达到40,000至50,000人,此后将有所增加,这基本上可以视为转折点。第三,目前有一些分析疫情的数学模型。相关数据可以参考,但不要太相信。“群体豁免”的理论并不可取。中国的实践证明,只要采取积极措施加以遏制,疫情是可以控制的。目前,许多看似合理的数学模型向人们展示了世界末日的图景,或者说得委婉一点,在疫情结束后将会有许多人死亡。事实上,只要努力,疫情就可以得到控制,死亡人数也可以减少。几天前,马克龙在一次电视讲话中说:“明天,我们必须从当前的教训中吸取教训,反思我们的世界几十年来遵循的发展模式,并审视我们民主制度的缺陷。这场“全球大流行病”向我们表明,我们的福利制度不分收入、经验和职业,人人享有免费医疗不是成本或负担,而是我们的宝贵财富和灾难来袭时不可或缺的优势。正是这种“全球流行病”表明,我们必须将某些财产和服务置于市场法则之外。把我们的食物、安全系统和照顾我们生活环境的能力托付给别人是愚蠢的。我们应该重新获得控制权,比现在更积极地建立一个主权的法国和欧洲,并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保证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里,我们需要做出与过去背道而驰的决定。”总结这篇文章有几个要点:

当前的发展模式漏洞百出,民主制度也有缺陷。

社会福利体系不会消失,当灾难降临时,它会感觉更有利。

某些财产和服务不受市场法律的管制;

控制食品、安全系统和医疗保健;

一个人的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是流行病的反映。现在的关键是尽一切可能打这场反流行病的战争。■

责任编辑:刘玉锦

http://www.catevip.cn